搜索信息

搜索贴子

搜索新闻

搜索店铺

搜索商品

搜索团购

搜索新闻
当前位置:嵩县在线 ☉ 图说嵩县 ☉ 嵩县最后的席匠 72岁蹬磙子编卖苇席

嵩县最后的席匠 72岁蹬磙子编卖苇席

2017-12-16 20:48    来源:嵩县在线    作者:罗飞    阅读:421次    我要评论

分享到:更多分享
[导读]在嵩县于沟村,有位姓赵的老席匠,14岁开始学编席,并走乡串村给人编席,今年已七十二岁,仍然在编卖苇席到市场上卖。 赵老席匠的手艺是跟其叔学的。其叔乃上门女婿,家住老临汝县。老席匠说:那儿是个席匠窝。 编席的手艺不算复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农村有很多人会这门手艺。但是随着苇席、苇圈等被床垫..


在嵩县于沟村,有位姓赵的老席匠,14岁开始学编席,并走乡串村给人编席,今年已七十二岁,仍然在编卖苇席到市场上卖。



赵老席匠的手艺是跟其叔学的。其叔乃上门女婿,家住老临汝县。老席匠说:那儿是个席匠窝。



编席的手艺不算复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农村有很多人会这门手艺。但是随着苇席、苇圈等被床垫、铁圈代替,苇编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乡间大片的苇园也消匿无踪,席匠渐成了一个越来越远的历史名词。


编苇席用到的简单工具



这个工具用来将苇根破开




年轻的时候,赵老席匠凭着自己编席的手艺,走乡串村的编席,家里生活还说得过去。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生意越来越萧条,竟至不能糊口了。妻子嫌他无用,离他改嫁。老席匠半生孤苦。



苇子采下来后,需要经过晾干、破簚、净簚、碾簚等几道程序。才能用作编席。碾簚都是用石磙碾轧。


72岁的老席匠,还能蹬着石磙来去自如



过碾后不好的簚子会折断成碎沫



需要翻来覆去碾压多次,上磙也是个腿脚力气活,隆冬天气,老席匠的额头上满是汉



开始编席了。老席匠说,一天能编一张小席。








编好的席子,赵老席匠每到大集时用三轮车拉到市场上卖。如今市场上每领席子根据尺寸大小的价格在40-100多之间,买者寥寥 。



问起老席匠的手艺有没会传人,他说,没人学,现在谁学这个。老席匠的儿子的卖保险,对此更是不感兴趣。“这门手艺要绝了。”老席匠幽幽地说道。

下面是一篇和席匠有关的小小说。赵老席匠年轻时曾经常在德亭的左峪编苇席,而下面这篇小小说的作者也是德亭左峪人,在作者这篇16岁时写的小小说里,或者有些赵老席匠的影子吧。

一百颗苇心

作者:罗飞

席匠手巧,手巧的席匠就趁着年轻走四方。席匠背着行李走了一村又一村,过了一乡又一乡。席匠究竟编了多少苇器,他记不清;编了多少花样,多得连他自己也数不过来了。

席匠到了那个叫石头的村子时就被女人拦住了。女人问他你真得啥都会编?席匠一听就乐了,乐了的席匠就夸下海口说这天底下没有我席匠编不出来的花样。

女人眼睛红红的,女人说你到我家去吧。我告诉你我要编什么。

席匠跟着女人到了女人家。女人的家里透着一股冷清,席匠一进这个布满青苔的小院就感觉到了。席匠就问女人你家男人不在家啊。女人就忽然停了步,只是低着头看院里砖上的青苔。席匠不光手巧,席匠就连忙问女人你要编什么啊。

我要编一百颗苇心,男女的心。女人把凄楚的眸子停在席匠脸上,席匠只感到心里有一股凉,透心的凉。

席匠说那得需要时间。

女人说你就住下来编吧,要多长时间都成,我给你钱。

这样席匠就在女人家里拾掇房屋住下来。席匠开始静下心来给女人编苇心。

席匠的做工很细,这样席匠编出的苇心就有一种很亮的光泽。女人喜欢,女人就很仔细地捧起席匠编成的苇心挂在房檐下。女人挂起一颗时,席匠就听见女人说一句你的心都在家里了,你也该回来了。

席匠一天一颗地编着,女人就一天一颗地挂。席匠忍不住了就问女人你说的那人是你男人吧。

女人顿时脸就很红。女人年轻,年轻的女人脸红起来可真好看。席匠想。

女人说你都听到了啊,那是我男人,他进了城,说好三年后就回来的,你来那天正好是最后一百天。

第二天席匠做工时就静不下心来,就让刀把手背割了个大口子,汩汩地向外冒血,就把一颗快编成的苇心给染红了。女人给吓坏了,手忙脚乱地给席匠包扎。女人说是我让你累着了。席匠连说没事没事,却不敢抬头看女人。

席匠手上有了伤,编苇心就慢了。女人直说怪自己不好,那几日就把饭菜做得香喷喷地端给席匠吃,席匠却编得更慢了。

等席匠编了五十颗苇心时,女人就把那五十颗苇心挂满了院子。日头爬过来时,院里就现出一片金灿灿的光。

女人说已经过了一百天了,我男人该回来了。

席匠不语,不语的席匠就又努力去专心编剩下的那些苇心。席匠的手伤已好了,但席匠还是编得很慢。

席匠两天一个的编着苇心,女人就两天一个地挂。到后来女人挂得力量都没有了,女人看着那些亮晃晃的苇心说我男人不会回来了。

席匠又默默地编着苇心,女人不再挂了,就把它们摞起来。等席匠把最后五十颗苇心编好时,女人家的院里就有了很高的一摞。

女人看着收拾行李的席匠,女人说我家男人不会回来了,你就做我家的男人吧。

那晚上,席匠便和女人摆到了一块儿住。

那一百颗苇心挂在院子里亮晃晃的很扎席匠的眼。席匠在枕边就对女人说把那些苇心烧了吧。女人说是该烧了。

席匠就和女人一块儿烧那些苇心。干巴巴的苇心遇火烧得很快。女人透过火光对席匠说你再编一百颗苇心吧,你的心,这样你的心就可以一辈子留在家里了。

就这样席匠又开始了编苇心。席匠这下子编得很快,一天两颗苇心。女人就一天两颗地朝房檐下挂。

等席匠编完了一百颗苇心时,席匠编不下去了。席匠搓着衣角对女人说在外流浪惯了,住下来倒还真不习惯。

女人望着那满院亮灿灿的苇心说,你想出门就出一段时间吧,早点回来。

女人帮席匠收拾好行李,席匠就开始走了。女人把席匠送到村口,女人凄楚的眸子对席匠说要早点回来。

席匠转身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席匠又开始了走四方。席匠又走乡串户地给人编席器。日了久了席匠便淡忘了那个女人和那一百颗苇心。

后来,席匠编成了老席匠,老席匠又编到了这个叫石头的村子。老席匠想起了那一百颗苇心,想起了那个女人。

老席匠就蹒跚着步子推门进了女人的小院,却看到院里挂满了一院腐烂的苇心。邻居告诉他,那女人早死了……

发表评论:

本站客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