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县姜公庙
店龄4年221天总访问量8954、今天1、昨天3、前天3
0379-66578114
姜公庙领导班子合影新一届换届选举姜公庙会三清洞
人文姜公庙
发布时间:2015-01-12 17:19点击率:1170我要分享

人文姜公庙

     云蒙山于陆浑隔河相望,自古于陆浑为一体, 两岸山川形胜,景色宜人,是道家求学静修的绝佳之境。因而历来道家尊宿,文坛巨匠隐居云蒙山,精研名留青史。         

1、魏晋大书法家胡昭隐居陆浑山办学五十年

三国时期有两个著名大儒,都叫孔明。一个是隐居在南阳卧龙岗的诸葛亮,另一个则是隐居在陆浑山麓云梦谷,在陆浑山区讲学五十余年的一代书法家胡昭。到了三国时期,陆浑山的茂密林木中,已经散居着许多穷苦百姓了。胡昭看到这里环境幽静,民风淳朴,非常高兴,便决心终生隐居此地,做个远离凡尘的陆浑山人。于是,胡昭就选择了依山傍水的云梦山谷,在当地村民帮助下,于山谷林丛中结庐数间,隐居下来。从此,每天与穷苦百姓为友,躬耕、读书,习练书法。“躬耕乐道,以经籍自娱,闾里敬之”。

2、司马懿避难云梦

    司马懿(179-251),字仲达,河南温县人。三国时期魏国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西晋王朝的奠基人。曾任职过曹魏的大都督,太尉,太傅。是辅佐了魏国三代的托孤辅政之重臣,后期成为全权掌控魏国朝政的权臣。平生最显著的功绩是多次亲率大军成功对抗诸葛亮的北伐。死后谥号舞阳宣文侯,次子司马昭被封晋王后,追封司马懿为宣王;司马炎称帝后,追尊司马懿为宣皇帝。

司马懿为汉朝京兆伊司马防次子。《晋书•宣帝纪》说他“少有奇节,聪明多大略,博学洽闻,伏膺儒教”。汉建安六年(201年),郡中举他为上计椽。时曹操正任司空,听到他的名声后,派人召他到府中任职。司马懿身为汉朝豪门望族,见汉朝国运已微,不想屈就于身为寒族曹操手下,便借口自己有风痹病,身体不能起居,避而不就。使者回去把所看到的情况向曹操做了禀报。如果是一般人,听了也就作罢了,可曹操生性多疑,他想:之前没听说司马懿染病,怎么突然就病成这样呢?莫非要耍花招拒绝我。于是,曹操心生一计,暗中派了一位武艺高强的黑衣刺客,黑夜潜入司马府,假装行刺司马懿,以探虚实。

刺客根据使者的描述,准确地找到了司马懿卧室。躲在窗外故意弄出些响声,偷听里面发生的情况。当司马懿听到窗外的响声,猛然意识到窗外有人。如果一般人折身惊喊或起身查看,但司马懿没动。这司马懿也是个奸诈之人,自从打发走使者后,就敏锐地意识到,曹操为人奸诈多疑,是不会这么轻易相信他的,于是他除了吃饭的时候动动嘴巴外,其余时间几乎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装成了一个“活死人”。 这时,他很快想到是曹操派来试探他的耳目,立刻镇静起来。 

刺客在窗外等了很久,一直不见里面有何动静。便砰地一声越窗而入,寒光出鞘,刀刃对在了司马懿脸上,但司马懿装得毫无知觉。“魏武使人夜往密刺之,帝坚卧不动。” 

刺客见他没有异常,便转身离去了,将见到的情形禀告了曹操。曹操露出诡异之色。他完全可以推断司马懿是在装病,如果真有病,见到刺客脸上不会不出现一点惊诧表情。曹操不禁感慨:装病竟可以至此,司马懿非凡人也。曹操本来心中很恼火,但考虑到司马懿是恩公司马防之子,当年曹操还是受司马防推荐,才当上了洛阳东都尉。而且他生病真假难辨,便只得作罢。

这次惊魂的一幕,司马懿庆幸没有露出马脚,却给了他极大震动,更加小心防备了,不管白天夜晚几乎都躺在床上,偶尔翻看古籍之类,也是极为警惕、谨慎。 前些天,一连数天阴雨,这天天气放晴,阳光灿烂。司马懿便偷偷爬下床来,把床头的书搬到了院子的石桌上晾晒。中午时分,忽然狂风大作,暴雨即临。司马懿出于爱书的本能,竟忘了自己是在病中,慌忙跑去收书,被婢女看见,结果酿出了一场命案。据《晋书•后妃传》载:“宣帝初辞魏武之命,托以风痹,尝暴书,遇暴雨,不觉自起收之。家惟有一婢见之,后乃恐事泄致祸,遂手杀之以灭口,而亲自执爨。帝由是重之。”

     张春华当时才十三四岁,当司马懿闻知她为此杀了婢女,情绪非常复杂,懊悔自己因一时疏忽,竟白白断送了一个无辜生命。心里惆怅万分。

经过这场风波之后,司马懿意识到再这样装下去总不是办法,迟早会露出马脚,会被曹操抓住把柄。思来想去,眼下只有一条路,就是逃跑,隐居起来,以观局势。可隐居到哪里合适呢?于是,司马懿就首先想到了洛阳南面的陆浑山,那里不仅山高林密,可以“藏得深”,更重要是那里隐居着一个大儒——胡昭胡孔明。胡昭精于国学,尤其在书法上颇有造诣,当时胡昭在陆浑山办学已经名传四方,正好可以跟着这位大师学经论文,一举两得。于是,司马懿就悄悄跑到陆浑山,在云梦山谷找到了胡昭的学馆。

司马懿来到学馆不久,胡昭就发现这个学生聪慧通达,智计绝伦,胸有雄才大略,于是就竭尽全力,传道授业,还经常与司马懿谈论时事,指点江山,对司马懿的学术、智谋、书法及含而不露的处世观点和隐逸思想,都产生了较大影响,以致成为忘年之交。由于司马懿出身名门望族,养尊处优,又深得老师胡昭喜爱,渐渐就产生了骄傲情绪,恃才傲物,这就引起了其他学生的不满。特别是陆浑人周生,对司马懿厌恶最深,渐渐怀恨在心,心生杀机。

据《高士传》记载:一天,胡昭到另一处学馆讲学,司马懿独自登上九皋山采摘山果。周生便纠集伙伴二十余人,想借此机会,密谋除掉司马懿。这事正好被另一位同学黄生听到了。黄生平时与司马懿很要好,于是就告诉了司马懿,让司马懿往九皋山上逃跑,先藏匿起来,黄生又急忙跑去喊老师胡昭,告诉了危急情况。胡昭闻听后,大惊,说声“周生好糊涂啊”,连忙跟随黄生,跋山涉水撵到九皋山,在半山上找到了周生等人,“止生,生不肯。昭泣与结城,生感其义,乃止。昭因与砍枣树共盟而别。” 胡昭不仅拦住他们苦苦阻止,声泪泣劝,还让周生砍树为誓,化解仇怨,对司马懿真可谓恩深如海。司马懿为了纪念这位恩师,把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取名司马师,一个取名司马昭,意为“师昭”。

经过这件事情过后,司马懿对自己进行了总结反思:正是因为自己的张扬和傲慢,才差点招惹杀身之祸。若不是恩师苦苦相救,自己已经成为九皋山之鬼了。自此以后,他在待人接物方面,表现得比一般人更为谦虚谨慎,对周生等人也消除恩怨,以礼相待。这件事奠定了他后来低调的处世态度。 

建安十三年(208),曹操为丞相以后,探知司马懿隐居在陆浑的西岩山,于是使用强制手段辟司马懿为文学掾。曹操对使者说,“若复盘桓,便收之”司马懿惧之,只得离开陆浑,到洛阳就职。

 

3、晋隐士郭文独居云梦山洞十余年

 

郭文,字文举,洛阳人,晋朝著名隐士。

郭文自幼酷爱山林,少年时便常游历华阴山,食野果,住山洞,十天半月不回。父母去世后,他不娶妻室,不谋仕途,依然离开家乡,肩挑行李,独自陆浑山中,到深山密林中无人迹之处,寻找长期隐居之地。

一天,郭文来到九皋山麓,发现云梦谷山势险峻,清泉飞流,草木茂盛,野果繁多,鸟兽群居,环境幽静,郭文便选定在此隐居下来。初开始他避居在九皋山悬崖上一个洞穴里,春挖野菜,夏采野蘑菇,秋食野果,冬捉野兔。铺蒿草,穿鹿皮,围草巾,伴禽兽。大雪封山,他成月不出洞穴,在洞中研究经史。

 

4盛唐大儒元德秀归隐陆浑办学数十年,死后葬于陆浑樊店村

 

元德秀(696~754),字紫芝,嵩县陆浑人,居今库区老樊店村。元德秀少年时,父兄相继去世,家境日渐贫困,但他苦读不辍,博览群书,志向远大,且孝敬母亲,每逢乡试、会试,他不忍离开老母,便拉板车载母同往,以孝道和博学闻名,被举为孝廉。元德秀兄嫂早丧,留下幼子,德秀为了照顾孤儿,终身不娶,将侄儿视如己出,亲自抚养成人,留下“德秀乳孤”的典故。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38岁的元德秀以“才行第一”考中进士。他每去一处上任必带母亲同往,母亲去世后,他建庐墓侧,守孝三年,过着不食油盐浑味,居无草席,铺秸草而居的苦行僧式生活,并刺取身血写佛经画佛像,报答母亲养育之恩。

 

5、唐代著名史学家,陆浑人邱悦  

 

邱悦字不详,河南陆浑人。生年不详,约卒于唐玄宗开元二年。有文才,景龙中,(708左右)为相王府掾,与裴耀卿俱为王府直学士。睿宗在藩,甚重之。官至歧王传。邱悦撰有《三国典略》三十卷,《文集》十卷,《两唐书志》传于世。《崇文总目》谓《三国典略》起西魏而终后周,而东包魏、北齐,南总梁、陈……在当时流传很广,对后世影响很大。司马光修《资治通鉴》时大量引用了《三国典略》。《三国典略》见之于《资治通鉴考异》者共111条,自梁中大通六年(534)魏主伐高欢始,至陈天嘉四年(563)周与突厥木杆可汗连兵伐齐事止。有35条为《资治通鉴考异》所从之,更有25条是有别于正史而作为独家证据为《资治通鉴》所采用的。《三国典略》佚文中也有很多关于方术迷信的记载,其中的一些对后世的现实生活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如《太平御览》卷七三四《三国典略》云:“崔季舒未遇害,家池莲茎化为人面,着鲜卑帽。妻昼魇,魇寤云,见人长一丈,遍体黑毛,欲来逼己。巫曰:此是五道将军,入宅者不祥。” 该文所叙“五道将军,入宅者不祥”就在北方的一些地方产生了影响。例如晚清时的河北定州地区的《乐亭县志》称五道庙“村村有之”,并以为即五圣祠。《太平御览》卷九二七引《三国典略》:“齐后园有九头鸟见,色赤,似鸭,而九头皆鸣。”联系在一起。 《辞海》“九头鸟”后演化为迷信故事,成为古代传说中的不祥怪鸟。  

    6、唐代两朝名相房琯隐居陆浑山读书十余年,成为一代大儒 

房琯(696年-763年),字次律,河南缑氏(今偃师缑氏镇)人。房琯出生于仕宦家庭,与吕向外祖母家有亲缘。9岁时,父亲房融被中宗李显贬至高州,他便随吕向同外祖母一起来到陆浑山,隐居云梦山谷中,陪伴吕向一同读书10余年。房琯在寺中刻苦钻研经史,并写出《封禅书》。开元十二年(724年),唐宰相张说倡导封禅仪,就诏告天下,广为征集贤文。房琯遂将《封禅书》送呈张说,张说看后极为赏识,就把他推荐给玄宗李隆基,不久房琯便被任命为卢氏县令。 

7、唐代名相李德裕寓居陆浑山庄,写出众多歌咏陆浑诗篇

    李德裕(787 —850年),字文饶,河北省赞皇县人。他幼有壮志,才智过人,年青时期曾在东都洛阳南郊伊阙县的平泉庄别业和陆浑县的陆浑山庄读书求学。他读书勤奋,学习刻苦,喜欢吟诗、作文章,才兼武略,博学经史,尤其精通《汉书》和《左氏春秋》。穆宗即位之初,禁中书诏典册,多出其手。历任翰林学士、浙西观察使、西川节度使、兵部尚书、左仆射、并在唐代文宗大和七年(838年)和武宗开成五年(840年)两度为相。主政期间,重视边防,力主削弱藩镇,巩固中央集权,使晚唐内忧外患的局面得到暂时的安定。

8、诗仙李白曾寓居九皐山鹤鸣观,写下千古绝唱

唐天宝三年(公元744年),李白在洛阳结识诗圣杜甫,欢聚之后,经杜甫介绍,李白独自来到陆浑山漫游,并寓居在陆浑山庄别业里,“我家有别业,寄在嵩之阳”。小居之后,又乘兴登上了陆浑山中的最高峰九皋山。九皋山为龙门南来第一山,海拔930米。相传,古时山上仙鹤成群,群鹤共鸣,声震天地,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小雅》有“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的描述。山巅有三池,水分黄、白、黑色,冬夏不涸,悬崖石洞中白蝙蝠大如鹤。据清·《嵩县志》载:“光和四年,五色鸟见,新城众鸟随之,时以为凤。”

李白被山上美丽的风光所深深陶醉,并寄居在山顶的鹤鸣观内。他经常站在山巅放声高歌,吟咏出多篇讴歌九皋风光的诗篇。在《鹤鸣九皋》中,李白满怀豪情歌咏了九皋仙鹤的昭化仙质和凌云壮志:

昭化呈仙质, 长鸣在九皋。 

排空散清泪, 映日委霜毛。 

万里思寥廊, 千山望郁陶。 

    香凝光不见, 风积韵弥高。 

凤侣攀何及, 鸡群思忽劳, 

升天如有应, 飞舞生蓬蒿。 

9、诗圣杜甫寓居陆浑山庄,并在云梦谷建有别业

    汉唐时期,九皋山下有个庄子,叫陆浑山庄。诗圣杜甫曾在此建有别业,经常寓居在陆浑山庄的云梦谷中,游历山川,吟诗琢句,写出了许多歌颂大自然的美丽诗篇。安史之乱中,兄弟分离,杜甫南下四川。战乱结束后,杜甫回到陆浑别业,却十分思念漂流在外的弟弟。他在《归河南陆浑庄忆弟》写到:

丧乱问吾弟, 饥寒傍济州。 

人稀吾不到, 兵在见何由。 

忆昨狂催走, 无时病去忧。 

即今千种恨, 惟共水东流。 

且喜河南定, 不问邺城围。 

百战今谁在? 三年望汝归。 

故园花自发, 春日鸟还飞。 

断绝人烟久, 东西消息稀。 

10、唐代著名诗人宋之问寓居陆浑山庄数十年,留下不朽诗篇

大诗人宋之问也在陆浑山中建有别业,长期居住陆浑山,游历一河流域风光,是一位寓居陆浑山时间较长,歌咏陆浑诗篇较多的一位唐代大诗人。他的诗歌清新、明丽,反映了盛唐太平盛世时的陆浑情景和伊河川秀丽风光。

他在《寒食还陆浑别业》中,歌颂了伊河两岸风光和社会的太平盛世:

洛阳城里花如雪,陆浑山中今始发。

旦别河桥杨柳风,夕卧伊川桃李月。

伊川桃李正芳新,寒食山中酒复春。

野叟不知尧舜力,酣歌一曲太平人。

11、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长期寓居陆浑,留下众多怀念陆浑之墨宝

岑参是河南南阳人,宰相文太之后,少孤贫笃学,登天宝进士。历官左补阙侍御史,嘉州史。岑参是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他与李白交友甚厚,也曾多次游历伊河川,并在陆浑建有别墅,对陆浑感情深厚。在李白歌咏的九皋诗中,曾两次记述送他归鸣皋的情形。他同李白一样,也曾三咏陆浑。

他在《郑杜庄下弟归陆浑别墅》中,描绘了初春时节陆浑山的初春景象:

正月今欲半,陆浑花未开。

出关见奇草,春色正东来。

夫子且归去,明时方爱才。

还须及秋赋,莫即隐蒿莱。

在《送陈子归陆浑别业》一诗中,岑参写道:

虽不旧相识, 知君丞相家。 

故国伊川上, 夜梦方山花。 

种药畏春过, 出关悉路赊。 

青门酒垆别, 日暮东归鸦。

12、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经常寓居陆浑山庄,聚朋会友畅饮咏唱

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晚年居住在龙门香山十八年,号称“白香山”。他在春秋季节里,经常信马伊水,到陆浑山会聚诗友,一起登九皋,赏风景,吟诗篇,写下了许多赞美伊河风光和陆浑物产的名诗佳句。他骑着马儿,沿着伊河来到陆浑时,见此处山高林密,峡谷崎岖,清流潺潺,景色优美,以为是来到了伊水源头。于是下马闲游,感慨不已,随口吟出一首《秋游》诗来:

下马闲行伊水头,凉风清景胜春游。

何事古今诗句里,不多说著洛阳秋。

13、唐代大散文家韩愈与陆浑尉皇甫湜同游云梦谷,赏景九皋山,写出惊世之作。

唐代怪才陆浑尉皇甫湜,字持正浙江省睦州新安人。元和初补陆浑尉。元和三年,皇甫湜以陆浑尉应贤良方正对策,与李宗闵、牛僧孺俱直言及谏举,指陳時政之失,为宰相李吉甫所恶,泣诉于皇上,故考官皆调去,牛僧孺调伊阙尉,皇甫湜再补陆浑尉,久不調。皇甫湜性格品貌倔强耿直,写的文章古拙高雅,且性情高傲耿直,秉性偏狭暴躁,不入世流。滞留陆浑尉长期不得升迁,其薪俸特别低,生活非常困顿愁苦。一次,降大雪,皇甫湜家门前连个脚印都没有,全家饿饭,厨房的烟囱都不冒烟。皇甫湜与韓愈、李賀、贾岛等文人却十分友善,三人均写詩贈之,以诗勉励。贾岛在《送皇甫侍御》中,结合自己的遭遇,为皇甫湜再补陆浑尉抱不平。李賀在《仁和里杂敘皇甫湜》一诗中说:湜补县尉,脫去衣冠,早晚飲酒,十分失意。

皇甫湜为韩愈学生,居住陆浑为官数年,常与游历陆浑的韩愈沿云梦山谷登临九皋山,观赏美景,吟诗唱和。有一次,皇甫湜和韩愈正走在云梦谷中,不小心碰到了一窝野马蜂,他和韩愈都被马蜂螫了个鼻青脸肿,手指肿胀。韩愈疼得乱叫,皇甫湜觉得很失面子,于是大为躁怒。他令随从衙役们,将蜂巢取下来,装在袋子里,把袋子口放开,引诱蜂群往袋子里飞。过了一会儿,所有的蜂子都飞聚在他的袋子中。于是,他又让随从将野蜂全部捉住,打死,又拿到鹤鸣观中,放进石臼中,用杵砸烂捣碎,再将它们的汁液用布绞取出来,让观中道士为他滚汤喝,以报仇雪恨。

回到顶部